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医学史书中对冬虫夏草的记载

发布时间:2017-10-13 12:01   来源:中国虫草素科学网   【返回】

晋代书籍有记载
    公元3世纪末至4世纪初,即我国的晋代。东晋人王嘉,在《拾遗记》中曾记载:“员娇之山有冰蚕。”文中所说的员娇山,即传说中的五大仙山之一,位居渤海之东。所说的冰蚕,据今人考证就是冰蛆,又名雪蛆,即今之冬虫夏草。若此说成立,即可表明我们的祖先,在公元 4世纪初就已经能辨认冬虫夏草,并记录在书中。 
唐代已被藏医用
    公元7世纪到8世纪,即我国的唐代。我们的先人对冬虫夏草有了更多的认识,并将其应用于健体强身,防病疗疾。众所周知,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在这个多民族的大家庭中,世代生活在雪域高原的主要有藏族及羌族等。由于他们生活的地方是冬虫夏草的故乡,故他们对冬虫夏草的认识最早、了解最多。在这一时期,他们不但掌握了冬虫夏草的形态与生长环境,而且还初步认识到冬虫夏草具有药用价值,并应用于临床实践。冬虫夏草,藏语称为牙儿札更布。在成书于公元8世纪的《月王药诊》中,就收载有牙儿札更布,并云其能“治肺部疾病”。《月王药诊》是现存最早的藏医药学古典名著,是藏医学的基石。冬虫夏草能被该书收载,说明早在公元8世纪, 冬虫夏草已经成为藏医的常用药物。
公元9世纪至16世纪,即唐末到明代中期,生活在内地的汉民族对雪蚕(或蛆)、冰蚕(或蛆)的认识逐步加探,在许多汉民族文献典籍中都有记载。如北宋江休复在 《嘉祐杂志》中首载“雪蚕”之名,南宋周密《癸辛杂 识》中首载“冰蛆”之名。明初叶子奇在《草木子》中描述了雪蚕的生活环境,云:“雪蚕,生阴山以北,及蛾眉山北,二山积雪,历世不消。”这里所说的阴山,即今之内蒙古河套地区的阴山,峨眉山即今之四川境内的蛾眉山,可能在古代曾有冬虫夏草生长。明代中期,李时珍将雪蚕收入药学巨著《本草纲目•卷三十九》中,并确认其“甘寒无毒”,能“解内热渴疾”。上述文献资料说明, 在这一历史时期,我国的汉民族对可能是冬虫夏草的雪蚕 (或蛆)、冰蚕(或蛆)的认识逐渐增多,并已经初步知道了 它的药用价值。

清代又入中医堂
    公元17世纪至20世纪50年代,随着藏汉民族间的文化交流,藏医药学更多地被汉族的中医药学借鉴与吸收。不少藏医所用的药物,也被中医用于临床。到了公元 18世纪,即清代中期,在中医药书籍中就有关于藏药的记载,冬虫夏草就是其中之一。公元1757年,名医吴仪洛在《本草从新•卷一》中,首次记载了冬虫夏草的药用价值,云其“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同时还记载了它的生态环境与产地,并指出“四川嘉定府 (即今乐山市)所产者最佳,云南、贵州所产者次之。”之后,著名的本草学家赵学敏,又以“夏草冬虫”之名,将其收人《本草纲目拾遗•卷五》,指出“羌俗将夏草冬虫采为上药,功与人参同。”随后,赵学敏又将1765年至 1803年间收集到的有关冬虫夏草的资料,补充于条文之中,为后人研究冬虫夏草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参考文献。从 20世纪30年代起,我国学者邓叔群曾对我国的虫草进行了调査,并发现了虫草新种。
当代研究结硕果
    新中国成立后,在政府的关怀下,我国的中医药事业日新月异。随着中医药事业的迅速发展,我国的医药工作者对虫草的研究工作也有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20 世纪70年代以来,对虫草的研究甚为活跃,对虫草资源的开发利用,有效成分的提取,代用品的选择,以及人工、半人工栽培的探索性研究遍及全国,虫草及其人工培养物制剂已被广泛地应用于临床,并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 益与经济效益。1986年敬一兵等编著的《虫草》一书, 对虫草做了较全面的介绍。1995年,王国栋主编的《冬虫夏草类生态培植应用》一书,对以冬虫夏草为代表的虫 草属常见虫草的研究做了较全面的总结,介绍了国内外研究虫草属真菌的概况、冬虫夏草的生态特征、化学成分、 药理作用、临床应用、人工栽培,以及虫草菌的人工培养、人工培养虫草菌丝体的化学成分、药理作用及临床应用等。1999年,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编写的划时代巨著《中华本草》也将其收入其中,并对数千年来我国研究冬虫夏草等麦角菌科虫草属真菌类药用植物的成果,做了系统全面的权威性总结。

上一条:冬虫夏草虫草素区别于市面虫草素的价值
下一条:冬虫夏草在藏医药文献中的记载